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中国蟋蟀网 >> 蟋蟀声声入梦来
文章阅读

蟋蟀声声入梦来

作者:网络 | 来源:中国蟋蟀网微信平台 | 时间:2016-01-15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节日长假,与家人外出旅游。秋高气爽,风光宜人,无奈景区游人如鲫,摩肩接踵,游兴未尽。好在夜间入住温泉别墅,清幽宁静,远离喧嚣,但愿可以做个好梦。

     山野秋夜,万籁俱寂,“唧唧”虫鸣,更显得空旷深邃。忽然,一阵富有金属质感的虫鸣声,由远而近飘进了我的耳鼓。是这样熟悉,又是这样遥远——— 哦,是久违了的蟋蟀在鸣唱!“唧唧……唧唧……”或低吟浅唱,或引吭高歌,时而激越,时而舒缓,仿佛月白风清夜空中飘来的天籁之音。

蟋蟀声声,驱走睡意,令我浮想联翩。几十年前我居住的城市,没有那么多高楼大厦,也没有这样的繁华喧嚣。特别是晚上,灯光昏暗的马路上没有多少行人,小城里的人家也是早早关门闭户。只有路旁的草丛中、屋后的墙根下有蛙叫虫鸣,不绝于耳。尤其是秋高气爽的夜晚,蟋蟀声声,纵情鸣唱,把人们心头撩拨得痒痒的。所以,捉蟋蟀是我们儿时的一大乐趣,晚上草草做完作业,便提着煤油灯到同学家的后院去捉蟋蟀了。

小时候我听说,斗蟋蟀的民俗在我们这很早就流行了。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城里玩蟋蟀现象十分普遍。一些玩家捧着装蟋蟀的瓦罐穿街过巷,寻找对手决斗;一些学童也带着蟋蟀在课余期间相斗为乐;供人赌钱的斗蟀馆常常是赌客盈门。当时澳门是省港澳斗蟋蟀的最高赛场,城里每年都要选出一、二个“蟀王”,先要到省城比赛,得胜后才能参加澳门的总决赛。有一年,有人携“蟀王”去澳门参赛,获得奖旗和蟋蟀象牙筒、蟋蟀扫等奖品凯旋,风光全城。为此主人对“蟀王”宠爱有加,一直将其放置枕边喂养,死后还用精美的印章盒作棺材风光厚葬,一时成为街谈巷议。

新中国成立后,城里的蟋蟀赌博场所几经绝迹,但民间斗蟋蟀的民俗仍在延续。那时的街巷,处处可闻蟋蟀声。周末假日,街头巷尾总有三五伙人在斗蟋蟀,围观者甚众。交战双方将“战将”放置木盆或瓦砵中,用蟀扫轻轻撩逗,“战将”立即蹬着大腿,振翼鸣叫,咧开牙钳,用头顶,用牙夹,用脚蹬,你来我往,或进或退,让围观者大气都不敢喘。几个回合便分胜负,胜者振翅长鸣,趾高气扬;败者垂头丧气,落荒而逃。如两强相遇,非斗个焦头烂额、翼飞肢残,那惨烈场面更令围观者直呼过瘾。我们小孩子也钻进人堆里观战,而常常有人因一惊一乍的被驱逐离场。

这些年来,玩蟋蟀、斗蟋蟀和许多民间民俗一样渐渐式微了。蟋蟀那天籁般的鸣唱,也随着城市的建设而渐行渐远。然而,民风民俗总是富有生命力的。蟋蟀这小精灵自古以来曾得到过多少文人雅士诗文的描写和民间歌谣的咏唱,也使无数平头百姓在茶余饭后享受到身心的愉悦。近些年,不少地方又兴起了玩蟋蟀,举办各种斗蟋蟀比赛,使这项古老的民俗娱乐传承下去。

近日在报章上获悉,山东有个被称作“蟋蟀王国”的地方,那里的蟋蟀个大性烈、凶猛善斗,自古有“天下第一虫”的美誉。每年秋季,全国养虫的、贩虫的、斗虫的蜂拥而至。蟋蟀成了该县重要产业,还举办“中华蟋蟀大赛”,以发展“蟋蟀经济”扬名全国。该县不少农民靠捉蟋蟀、贩蟋蟀致富,造就了许多百万富翁。但由于狂捉滥捕,据说这里好的蟋蟀已经快绝种,不禁使人为蟋蟀的生存环境日益恶化感到担忧。如果没有了青山绿水,没有了鸟叫虫鸣,困在“石屎森林”的城市人,还能在乡村郊野的大自然中享受那一份心灵的宁静和精神的愉悦吗?!

“唧唧……唧唧”蟋蟀还在继续鸣唱,好像整个秋夜都被它们占领了似的。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些累了,那断断续续的声音蒙上了浓浓的倦意,我也不知何时进入了梦乡。

夜阑卧听风吹树,蟋蟀声声入梦来。这感觉真好!

文章录入:秀才 | 浏览次数:659
复制 】 【 打印
查看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评论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中国昆虫网的观点或立场
用户登陆

加载中……